沐鳴:_區塊鏈技術的理想與現實

在数字幣的背後,除了加密技術作為支撐系統之外,還有應用生態系統或社會問題,其中包括髮行權和接鏈權等權限問題,比如這些權力是否開放,或在什麼程度上開放等。  

簡要地說,區塊鏈既不是加密技術,也不是数字幣,而是一種以加密技術為安全保障的电子化交易信息公示系統,其功能類似於經公證了的信息公示牌。面對區塊鏈技術支撐的虛擬產品,人們只需要輸入一串驗證碼符即可反向驗證或判斷所公示的信息之真偽,或從而有理由相信其為真品。可以說,這是数字化技術普及時代社會生活的必然需要。

然而,現實並不像純技術世界那般理想。至少區塊鏈理想模型的兩個前提假設,即鏈接權全程開放和由理性的人作為共識機制的主體來決定鏈條的發展方向,是有可能不成立的或有可能被現實因素打破。這意味着:區塊鏈不必然去中心化,並且“多數決”的共識機制有可能失靈。

理想模型受多重現實因素影響

所謂去中心化,是以分佈式記賬、鏈接權開放與多數決原則下的共識機製為前提的。區塊鏈技術的發展與應用有去中心化發展的路向,但這不是唯一的路向。原因是:“去中心化”路向所預設的那些前提,比如,在區塊成“鏈”過程中必須採取分佈式記賬、鏈接權開放、權級平等的網絡主體民主且共同決定鏈條發展的“正途”等,都是理想狀態即純技術狀態下的一種理論假設。

在筆者看來,這不是必然的或唯一的選擇,現實中有其它替代性的成鏈模式。此外,理想模型中的“鏈接權開放”、網絡主體民主且共同決定的“共識機制”也是一種理論假設,至少從純粹邏輯的角度看,這種理論假設是邏輯上可證偽的。因為區塊鏈的鏈條上第一個打包的人就是“集權”的,而不是理想模型中所預設的通過開放、競爭、民主產生。

同樣,從實際運營角度來看,在什麼層次和層度上開放、開放層的交易者打包和上傳接鏈的意願或動力來源是什麼、打包鏈接后的安全管控的責任交給誰、如何落實到位等問題依然很多。這些問題顯然不是純粹加密或編碼技術就可以解決的,因此,也需要在純技術之外的其它外力機制來管控、修正,以彌補理想模型中存在的不足。

其次,理想模型認為,權級平等的記賬主體在多數決原則下可以形成一個共識機制。筆者認為,這其實也一個假設。該假設存在很多現實限制,並且更致命的是,該機制在特定情況下會出現失靈。

比如,就現實限制因素而言,以區塊鏈應用場景之一——数字幣為例,在数字貨幣架構體系中,權級平等幾乎是一種“妄想”。因為鑄幣權是主權,不可能放權於眾。

此外,在数字幣理想模型下,各記賬主體的記賬動力來源於獎勵機制(如比特幣體系中的“挖礦”)。而現實生活里,数字幣將是法定幣,法幣不可能降格為對記賬行為的獎勵品而被無償取得。沒有獎品就沒有記賬和鏈接的動力,這就使得理想模型中的积極打包、爭相鏈接、鏈接權開放的假設成為空談。

超強算力是區塊鏈發展的決定性因素

在算力優勝原則面前,區塊鏈理想模型中的“多數決”原則也會瞬間失靈。在計算機軟硬件技術飛速發展的今天,除了算法變得重要之外,算力也是一個十分關鍵的決勝因素。

我們有理由相信,區塊鏈發展的決定性因素是超強算力而不是人海戰術。在許多國家正傾力發展的性能超級強大的銀河計算機、量子計算機等超強機器和國家力量面前,分佈式記賬者小米加步槍的游擊隊式的算力(“挖礦”能力)與這些超級機器相比,顯然是微不足道的。

那麼,算力超強的力量就有可能“垄斷”鏈接權和鏈條發展的“正途”決定權,使理想模型中所假設的平權記賬主體的共識機製成為永遠無法兌現的虛幻泡影。

在一定意義上講,區塊鏈並不是加密技術本身,也不是数字貨幣本身,它只是經加密了的交易信息全流程公示系統,其功能在於讓交易者之間形成信任關係。正因如此,區塊鏈技術可以應用於很多領域,而不是簡單地應用於数字貨幣。這也就是如今出現諸多“區塊鏈+”的模式的原因,因其可以在各個数字世界里發揮信息公示功能,促進交易者之間的互信。

當然,這裏的“交易者”並不只是商人,而是指整個交易流通環節中的每一個經手人。對應到現實生活中,以司法審判中的电子簽名為例,經過這樣的加密技術處理后所公示的信息,法官輸入驗證密碼並成功驗值后,才能相信眼前所看到的(或當事人所提交的)电子證據中的电子簽名為“真品”,而不是偽造的PS圖片。

“多數決”原則的理論假設或成噩夢

當前,人們一談到區塊鏈,極容易聯想到数字幣尤其比特幣。這也許是因為比特幣是區塊鏈技術工作者向世人展示的第一個區塊鏈應用實例。

筆者認為,数字幣要想取代紙幣並成為流通尺度,必須解決至少以下三個基本問題,即:以加密技術來達到保真、以國家主權來保信用、以國家法律來保值。有人認為,區塊鏈技術足以達到保真的效果,因此,另外兩個要求根本沒有必要考慮。但筆者認為,這是技術絕對主義的一廂情願,前文對理想模型的分析與批判也說明了這一點。這也是美國不同意臉書發布数字幣的原因之一,因為美聯儲根本不願意把鑄幣權讓予一個企業。

區塊鏈,作為經加密技術處理的交易全流程信息公示系統,是数字幣的底層核心技術,但該技術不足以解決一個数字商品能夠升格為一國之幣的全部問題。同樣,人們對於比特幣的迷戀,同樣也有技術全能主義的意識形態影子。

筆者並不完全認同這種技術全能主義的前提假設。恰恰相反,在数字幣的背後,除了加密技術作為支撐系統之外,還有應用生態系統或社會問題,其中包括髮行權和接鏈權等權限問題,比如這些權力是否開放,或在什麼程度上開放等。

這些問題之所以能成為問題,就是因為區塊鏈技術並不必然排斥中心化。並且在算力優勝原則面前,“多數決”原則的理論假設恰恰成了技術全能主義者的悖論和噩夢。

原文 http://blockchain.51cto.com/art/202001/609224.htm

站長推薦

1.雲服務推薦: 國內主流雲服務商,各類雲產品的最新活動,優惠券領取。地址:阿里雲騰訊雲華為雲

2.廣告聯盟: 整理了目前主流的廣告聯盟平台,如果你有流量,可以作為參考選擇適合你的平台點擊進入

鏈接: http://www.fly63.com/article/detial/7229